汉代碑文题记拓片
汉代精美隶书---四川汉阙--沈府君阙原拓拓片
在线订购     [上一条]     [下一条]

沈府君阙


  沈府君阙


沈府君阙位于四川渠县城北34公里的水口乡汉亭村燕家场,是汉阙中唯一的双阙幸存者。约建于东汉延光年间(122~125年),但其子阙已经毁废。两阙东西相距21.62米,阙高4.84米。东阙之内侧有青龙浮雕,利吻紧咬玉环下之绶带,挣扎上仰,奋欲腾云。西阙之内为白虎浮雕,隆准短身,四足五爪,尾长而刚健,口亦紧咬玉环绶带,跃跃欲奔。
阙周遍布反映汉代社会生产、生活的人物、动物和作物的浮雕,如独轮车、农商贸易、猎射、戏兔以及牛、羊、马诸畜和果树、水草等等。西阙铭文“汉新丰令交趾都尉沈府君神道。”其书法独匠,乃汉隶之佳品,其中之“沈”字肆意运笔之飘逸淋漓,为世罕见。
两千年来,世人纷纷前往观摩,其拓片流诸海外。沈府君阙,造型古朴,雕刻精巧,状物逼真,形态生动,不仅是造型艺术中的又一珍品,而且是研究汉代生产、生活、建筑、交通工具及书法、雕塑、绘画艺术难得的实物资料。[1]
1961年,沈府君阙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
左、右阙形制相同,由台基、阙身、楼部及屋顶4部分构成,通高4.85米。台基

  沈府君阙


,石一层,无刻饰。阙身为独石,略有收分,四角各刻 1柱。两阙内侧分刻青龙、白虎,正面居中刻展翅朱雀、铭文及铺首,左阙铭文:“汉谒者北屯司马左都侯沈府君神道”,右阙铭文:“汉新丰令交都尉沈府君神道。”楼部石 2层,第一层刻栌斗、纵横枋及铺首,四隅雕角神;第二层下段减地平西王母、三足鸟、蟾蜍、玉兔及求仙药的使者等;上段呈上大下小的斗形,1周斗6朵,正、背面作身弯曲的曲,侧面身很长,斗下浮雕仙女乘鹿、玉兔捣药、射猴及董永侍父图等。屋顶部均存石 1层,作重檐庑殿式。正、背面出檐56厘米,侧面出檐62厘米,刻出椽子、连檐、瓦当、瓦垅;其上脊饰已失去。
此阙建筑构件刻得略显粗糙,两阙斗多不对称,装饰雕刻都很精美。减地平之外,青龙、白虎、射猎图及角神是浮雕和高浮雕,为现存四川诸阙中出现最早的技法。四川汉石刻独轮车的形象,仅此与渠县另一阙有之。隶书铭文飘逸而不为绳墨所拘,在汉隶中亦属少见。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建亭保护,80年代初国家拨专款修建围墙,并由专人看管 沈府7.jpg

沈府8.jpg

沈府5.jpg

沈府6.jpg

沈府2.jpg

沈府3.jpg

沈府4.jpg



沈府22.jpg

沈府11.jpg



沈府君阙铭文阙上书法
    汉代的书艺以隶书为大宗,也是汉代的通行文字,由于使用和审美的要求,在形体上产生“八分”,言其势左右分布相背然也,在书法史上形成独具一格的汉隶。汉隶的进一步发展,到东汉末年又有了“侧”(点)、“掠”(长撇)、超(直钩)、啄(短撇),结构上更趋于严整,并逐步形成正楷,即所谓“今隶”。铭文隶书,精细工整。东汉时形成了正势结构的方正派,用笔劲直的劲直派,用毫端书写的行劲派,顿挫飞扬的华美派,用笔平放的平展派,刚柔精劲的透劲派,字大厚重的雄放派,飘逸有致的恬逸派等各种风格流派,标志着东汉隶书达到了成熟的高峰。
    由此,不难发现,冯使君阙的铭文瘦劲清朗,乃行劲派的风格;沈府君阙铭文流畅飘逸,乃恬逸派的风格。唐代张怀瑾赞颂沈府君阙的书法艺术是“作威投戟,腾气扬波,非晋魏以来所能仿佛也。”南宋刘象之《舆地纪胜》载,“铭文中沈字、左字、道字、丰字,发笔皆长过三四寸许,令字、交字两笔皆长,君字中笔亦长。”为诸阙所未见。千百年来,沈府君阙的铭文为世人争相摹拓,仅清道光年间就有“数百纸”在海外流传,收藏者如得异宝。左宜友、江文双编著的《隶书入门》(台湾艺术图书公司与世界图书公司联合出版)把沈府君阙的铭文两幅拓片列为“历代隶书精品欣赏”之列,并对沈府君阙铭文的八分体隶书作了评价:“在广阔的石面上写了一行文字。在普通的情形,应该整齐地书写,但如果这样,势必过于单调,所以向左右尽情撇钩过去。宛如在寂静的山中聆听鸟鸣的余韵,使人感到恬静清爽。”认为铭文“写得堂皇而气派”,“竟是在四川省名叫渠县的小地方发现,真叫人感到有趣”。
    渠县汉阙的书艺,反映了一个时代的文化模式,同时让人领悟到阙主的性格特征及社会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