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片收藏
金石拓片知识
汉代延光元年题记拓片的文字解读

此刻石殘高約47釐米,寛66釐米,九十年代發現於一橋邊水溝旁。據介紹,按殘石外形,當為墓葬建築構件,中間陰刻隸書銘文,右側殘缺部份當為畫像。

該殘石銘文存十一行,殘寛38釐米,高34釐米,首行及下部銘文殘泐難辨,上部存字凡106個,可辨者約百餘。余上周得此殘石整拓,連日展觀其隸書銘文,書風淳厚質樸,線條圓勁,字勢於工穩處見流美,驚為漢隸至寶。

今依原石照片及拓片,試釋銘文如下:

延光元年太歲□戌□□□□日(下殘)

子陽子?延光元年八月二(下殘)

少長□□□使工作上(或為此)石封下(下殘)

錢十九萬三千父故郡五官(下殘)

殷(或為欣)疐左尉王父陰平長伯父徐州(下殘)

子(或為字)女(或為文)郡主推督郵武原丞(下殘)

曹掾季達治魯詩張氏(下殘)

謬(或為跡)入召府女學行來皆(或為督)?(下殘)

號春秋祭祀之時思之侍於(下殘)

祭祀?亡曰仲興伯?伯師(下殘)

先祖之集詩云綏哉(或為錢)牟壽?(下殘)

由銘文可知,是石刻製於延光元年八月。“延光元年”(公元122年)系漢安帝劉祜第五個年號,於建光二年三月改元。

另,以東漢中後期千石官吏月俸祿標準約四千錢計,年俸祿約為五萬錢。此刻石四行記墓室值“十九萬三千”,則其花費將接近于千石官吏四年之俸祿,於此可見該刻石所記墓主身份、地位及富裕程度之一斑,亦以此印證了東漢時期厚葬風氣之盛行。